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,天天好逼网,天天色综合网cc_鲁大妈va视频_欧美在线av_青青青在线观看_久草在线资源_涩久久在线视频_老鸭窝在线视频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博客 > 久草在线资源 > 正文
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,天天好逼网,天天色综合网cc
http://pp707.com      2018/8/12 17:06:13      来源: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,天天好逼网,天天色综合网cc      点击:
「思思不在,看来把你憋坏了。 要我帮你弄出来吗?」徐萍双颊酡红,像喝醉了酒一样,完全变了个人似的。 等她拉开方源胯间休闲裤的拉链时,方源终于清醒了过来,握住她使坏的手道,「你疯了?我们不能这样子。 」方源虽然此刻硬得难受,但并没有失去理智。 徐萍的两只手都被他握住,一时间两人对峙着,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。 只是这暧昧的氛围每个呼吸都感受得到。 方源看着徐萍红豔逼人的脸颊,喉头滚动,要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。 这种有气质的女人是每个男人都渴望征服的,只是他并不是那种下半身动物,他知道冲动之后的后果。 徐萍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,天天好逼网,天天色综合网cc被方源看得脸更红了,她回瞪了方源一眼,看着他又青又肿的胖脸,上药之后呈现一抹油光,此刻却做出一副认真的表情。 实在憋不住了笑道,「糗死了,看什么看。 还不放开!」方源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一定很难看,心头一囧,痴痴地放开手,转换语气道,「你玩笑开得太过火了。 」徐萍收回纤手,嗔道,「谁开玩笑了,你不是很喜欢吗?」「……」眼见自己的色相在她面前暴露了个彻底,方源失了底气,但还是不愿丢了示弱,口中道,「那你也不能这样啊,孤男寡女的,也不怕我把你强奸了啊。 」徐萍也不甘示弱,挑眉一笑道,「有本事你来啊,谁怕谁?」「我~!」方源算是被彻底打败了,面对眼前的尤物,他真的是有色心没色胆。 「大小姐,咱别玩了好吗?你这是在玩火啊。 」徐萍看着方源纠结的样子,像是找到了新玩具的孩子,心中很是得意。 凑到方源耳边,吐气如兰地轻声道,「不喜欢吗?想要的话我帮你啊,别忍着了,对伤口不好的。 」贴面的耳语,徐萍的鼻息打在方源耳朵上,带来一阵酥麻。 方源浑身一颤,一低头视线正好从她连衣裙的领口看了进去,红色的蕾丝胸衣包裹着一对挺拔的双乳,可以清晰的看见嫩白的乳肉。 如此近距离下的双重刺激,久未泄欲的方源哪里受得了,只觉鼻腔一痒,一股热流涌了出来。 他赶紧用手捂住鼻子,整个人缩到了沙发的一角,一手推开徐萍告饶道,「好吧,是我输了,求你别再玩了,会出人命的。 」徐萍看到他指间渗出的鼻血,配合他此时的表情,实在太过滑稽。 不由嗤笑出声。 「哈哈。 」见方源告饶,徐萍也没再激他。 毕竟他此时还受着伤,要是导致他伤势加重,那就非她的本意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,天天好逼网,天天色综合网cc了。 「好了,不逗你了,快把鼻血擦擦吧。 」她给方源递过纸巾,又吩咐道,「把这边脸擦完,就早点儿回去休息吧。 」说着示意方源再次躺下,将药膏再次拿了起来。 方源现在也不抗拒了,牵线木偶一样听话地再次躺下。 只是这次腰胯收得更厉害,整个人缩得像个小虾米,生怕自己的下面再碰到她。 徐萍莞尔一笑,沾了点儿药膏继续给方源涂抹道,「你真够能忍的。 」方源闭上眼睛不敢再乱看,嘴里说道,「我又不是变态,总不能一有欲望就胡乱发泄吧。 」「切,说得你好像是正人君子似的。 一定是经常自己动手解决,所以才那么能憋吧?」「你乱说什么?」方源被她突发奇想的话,激得马上睁开了眼。 记住地阯發布頁「难道不是吗?」见她一脸认真的模样,方源气笑道:「你从哪儿看出来了?」徐萍见他还不承认,又凑到方源耳边戏谑道,「别装了,你昨天是不是在我这儿动手了?」说着她还向监控的方向摆了摆头,以示自己全都知道了。 方源虽然早有被质问的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这么快,而且还是卡在这个节骨眼上。 徐萍更是一上来就认爲他昨天在厕所里干了龌龊事,可事实他真的啥也没干啊。 「我说我啥也没干你信吗?」「你说呢,昨天我晾在里面的内衣都被弄乱了,鞋子也是湿淋淋地在阳台才找到。 你是不是射我鞋里了?」「……」方源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她没料到徐萍这么奔放。 他还纯洁的以爲,她最多会认爲自己一时冲动,看着她那些内衣手淫,然后不小心弄髒了她的高跟鞋。 可她现在的样子完全当他是个有恋物癖的变态嘛。 「你还真敢想,是不是我今天不把你办了,我反倒成了只敢手淫的变态了?」方源爬起身一脸认真的对徐萍说道。 事关自己的尊严,方源觉得自己真是被徐萍给逼到牆角了。 徐萍见方源认真的样子,心里有了怯意。 但一直占上风的她还是不甘示弱,一仰头道,「你敢吗?」方源看着她娇媚的样子,双眼渐渐充血。 刚才就被她撩得浑身燥热,理智强压之下心也是一直在左右摇摆。 本就情欲未消,如今被逼到牆角,退无可退。 一股热血上头,抱着占点儿便宜的心思,对着之前轻啄他的红唇,报複性的吻了上去。 「呜~!」徐萍没料到方源真敢如此,一瞬间的诧异过后,竟忘了拒绝。 方源吻住这娇豔的红唇之后,大脑就进入了短暂的空白。 大手放在徐萍的双肩上,将她揽入怀中。 抱着她女上男下的慢慢仰倒在沙发上。 开始他还只是笨拙地吸嘬她的红唇,最后还是情动的徐萍主动伸出舌头,探入方源口中,他才惊喜的将这送上门来的柔软含住,伸出自己的大舌不住的与她纠缠,交换着彼此的唾液。 两人的情欲开始燃烧,方源的一双大手不住地徐萍背后摩挲。 只是隔着裙子让他始终得不到满足,慢慢地他将她的裙摆一节一节地搂起,直至全部盘在腰间。 一双大手径直覆在她扭动的翘臀上,入手一片丝滑的触感。 原来她穿的是连裤袜,方源更加兴奋。 将徐萍的香舌吸入口中,含咬纠缠间,吃下不少她的香津。 双手更加大力地揉搓着她的丝袜翘臀。 徐萍也迷醉在他的男性气息里,扭动着回应,鼻间不时地轻哼出声。 鼻息打在方源脸上,让彼此更爲对方的荷尔蒙着迷。 这对男女就这样和衣在沙发上亲吻扭动着,久久地痴缠不愿分开,客厅内的气氛一下子旖旎无限。 徐萍比起刘思要矮一些,身材也更显丰腴,但魅力完全不逊于她。 丰腴的肉臀摸起来更有手感,加上高档丝袜贴合着肌肤,完美契合了方源的喜好。 不一会儿方源就完全性起,不满足于裤袜里内裤的阻隔,大手找到裤袜腰间的收口,就想将手探入直接揉捏徐萍的肉臀。 「啊。 」徐萍轻咬了一下方源的下嘴唇,阻止了他进一步的侵犯。 方源吃痛之下也停了下来,吻了良久的嘴唇终于分开。 「流氓,还不停下,小心我告诉思思啊。 」徐萍抬起脸来嗔道,嘴角还连着两人津液的残丝。 方源听到徐萍提起妻子,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 看着徐萍娇豔欲滴的俏脸,嘴角还残留着两人的津液。 不複刚才的气势,一副小女人的样子,心中不由大爲满足。 「这可是你勾引我的。 」说着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覆在徐萍肉臀上的大手。 徐萍的脸上情欲未退,慢慢地坐起身,整理了一下腰间的裙子,杏目含春地剜了方源一眼道,「你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 」「嘿嘿。 」方源尴尬地笑了两声,看出她没生气,最多也就是有点被占了便宜的委屈,心中压力小了不少,口中戏笑道,「谁让你说我是变态的,我要是不占你点儿便宜,岂不是又成了禽兽不如的变态了。 」徐萍见方源的态度渐渐地反客爲主,气势下不再是刚才的畏畏缩缩的样子。 心下有些气不过,纤手探到方源胯下,找到刚才顶在她小腹上作怪的阴茎,顺着阴茎摸到阴囊,一把抓住男人最脆弱的部位,嗔骂道,「得了便宜还卖乖,让你知道占我便宜的下场。 」「啊~!」下体阴囊被制,方源疼得一阵哆嗦。 条件反射地拉住徐萍的手臂,就想要起来反抗。 「别动,乱动我就废了它,反正是你先欺负我的,到时候思思也不会怪我。 」徐萍不知从哪儿学的这一招,捏住方源的阴囊不让他反抗。 「我错了,大小姐,很疼,快放手,会出人命的。 」方源赶紧求饶,他没料到徐萍会这么彪悍,也不敢乱动了,只求她快点放手。 「这会知道错了,刚才不是很能的吗?你再嚣张啊。 」徐萍手中的力度拿捏得正好,让方源感觉到痛,又不会疼到让他条件反射的奋起反抗,只能跟她僵持。 「啊,你这妖精,我就不信治不了你。 」方源看她得意的样子,也不甘示弱,两人经过刚才的亲昵,暂时放下了男女大防,嘻闹式的只爲争一口气。 他此刻无法起身,离他最近的是徐萍并在沙发前的双腿。 他心念一转,将手收了回来,向下一捞。 将徐萍的一双小腿抄起,拉入怀中。 「啊~!」徐萍顿时失去重心,吓得惊叫了一声。 身子向后倒去,条件反射地往沙发里挤了挤。 好在沙发够大,勉强容下两人才没有掉下去。 两人一头一尾地挤在沙发上,衣衫凌乱,场面旖旎引人遐想。 方源握住徐萍的一双丝袜小腿,入手一片丝滑。 他大手下滑脱掉了她玉足上的拖鞋,一手一只捏住徐萍的丝袜玉足,用力地碾压足心,口中道,「你再使坏啊,来啊,谁怕谁。 」「啊,痒。 」徐萍受不了来自脚底的刺激,两脚不住地踢腾抖动,激烈的反抗起来。 刚才失去重心之下,已经将手从方源胯间放开,失去了对他的控制。 这会儿自己反倒成了砧板上的鱼肉,任方源欺凌。 徐萍勐然的踢动,让方源无法同时控制住两只脚。 于是他放开了一只脚,两手并用对另一只脚发起了进攻。 两只大手将她的小脚完全掌握,两只大拇指不断地在徐萍的丝袜脚心,按摩式的挤压碾动。 刺激得徐萍足指蜷缩,条件反射地踢动得更加勐烈了。 无奈被方源制住的小脚无法摆脱,可另一只自由的玉足却是不时地踢到方源下巴上,震得他伤口生疼。 但这种疼痛反而刺激了方源,捏住她丝袜脚的大手,不光在她柔软的脚底研磨,更是不时腾出一只手来,在她的脚踝和足指上来回抚摸。 丝袜光滑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,此时的感觉甚至比刚才与她亲吻时还要美妙。 脚底也是女人的敏感带,此番被方源这样刺激,徐萍踢动双脚的同时,腰肢更是跟着扭动。 胯下一阵湿意渗出,一种酥麻的感觉贯穿全身。 她不知有多久没被男人这样摸过,就算她平时再大胆,此刻也不禁流露出女儿家的矜持。 全身酥麻的同时,坚定地要摆脱方源的控制。 她将自由的那一只丝袜玉足抵住方源的下巴,勐踩借力想将被控制的脚抽出。 同时双手再次探入方源胯下,慌乱地抓住了方源的阴茎。 「唔~!」下体再次受制,方源吃痛过后,双手更加不顾一切地挑逗手中的丝袜玉足。 同时奋力地噘起头,想将顶在自己下巴上的另一只脚给顶回去。 两人僵持之下,徐萍抵在方源下巴上的玉足调整了一下方位,足跟发力的同时,前脚掌竟直接盖在了方源嘴上,包裹在丝袜下的圆润脚指踩在了方源口鼻之间。 「轰!」方源只觉脑中一声炸雷响过,他何时有过这种体验。 手中揉捏着徐萍的丝袜脚掌,感受着丝袜的紧致与光滑;胯下的阴茎被她握在手中,虽是被捏住,但隔着裤子并没有什么疼痛感,反而有种舒爽的刺激;最让他疯狂的是鼻中能清晰地闻到她丝袜脚的味道,一种混杂着澹澹汗水味的体香。 不,不是体香,是一种带着淫靡荷尔蒙的春药。 只要他愿意,甚至可以轻易的张开嘴来舔舐她。 但此时方源已经性奋到了顶点,这种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,让他很快就到了高潮的边缘。 他感觉胯下的阴茎快要爆炸了,已经有了要发射的冲动。 毕竟他已经有好些天没有泄欲了。 「快放手~!」方源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,紧接着就感觉到阴茎一阵抖动,竟然射在了裤子里。 徐萍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方源阴茎的抖动,她自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。 整个人顿时懵了,正在发力的手和脚软了下来,不自觉的收缩四肢,感觉下身一股热流涌过,打湿了内裤的同时,顺着胯间流入腿弯,弄得紧贴肌肤的丝袜粘粘的。 方源也放开了手,两个人大脑同时一片空白,空气一下子陷入了沉寂。 最后还是徐萍先缓了过来,她羞红了脸,不知道说什么,美目流盼,双颊绯红地剜了方源一眼,衣衫凌乱地回房间去了。 方源缓了好久才坐起身来,偷偷地去卫生间,脱下裤子用纸巾清理了一下。 最后看了徐萍的房门一眼,也没打招呼,静悄悄的离开。 这一夜,两人都失眠了。